名城蘇州 滾動 蘇州 原創 民聲匯 專題 國內 國際 社會 評論 圖片 視頻
國產電視劇掀起“耽改”熱:“腐文化”出圈,青少年入坑
時間:2021-03-16 09:25:30 來源:新華社移動端

  2021年,由耽美小説(多指男男同性愛情小説)改編的“雙男主”電視劇立項、拍攝、開播數量暴漲,被網友戲稱為“耽改101”元年,引發廣泛關注。這一現象與時下愈發流行的“腐文化”相結合,將對青少年產生怎樣的影響,值得關注。

  1、約60部耽改劇扎堆投拍

  “耽美”一詞產生於20世紀二三十年代的日本,原指“耽於美色”,後在我國多用於表述男同性戀愛情。耽改劇是影視公司購買原創耽美小説版權之後,進行劇本改編和拍攝的一種網絡劇。此前,耽改劇數量雖然不多但都獲得過極高的關注度。

  由於近來耽改劇扎堆立項、投拍,業內人士用“一窩蜂”來形容平台、製作公司、演員都想進場分一杯羹的現象。半月談記者梳理髮現,晉江原創網上有名的耽美小説IP幾乎全部售出,單個IP最高售價達4000萬元,有超過60部耽美小説正在或已完成影視化籌備。

  網友將這一現象戲稱為“耽改101”。2018年,騰訊視頻推出選秀節目《創造101》,召集101位選手,最終選出11位組成偶像團體出道。近幾年,各大網絡平台紛紛推出類似節目,從超百名選手中挑選幾位成員形成團體出道。網友用“耽改101”形容2021年耽改劇扎堆,意指耽改劇多到像參加選秀節目的練習生一樣,等待C位出道,也指這些耽改劇涉及的男主角數量之多,相當於輸送了一整季選秀選手的數量。

  這批耽改劇有的定於今年陸續播出,不少知名影視公司都有相關項目。

↑投其所好傅曉寧 作

  值得關注的是,過去這類“題材敏感”的影視劇,敢於試水的都是半紅不黑的小演員,如今的耽改劇則彙集了名演員、大製作。行業研究者認為,頭部公司、頭部藝人紛紛入局,標誌着耽美文化正在從亞文化走入大眾視野,這些信號是國內耽美文化發展史上的里程碑事件。

  2、崛起的耽美文化消費羣體

  業內人士分析,耽改劇扎堆現象的背後有兩大原因。

  一是迎合崛起的女性消費羣體,耽改劇核心之一是對“美”的追求,耽改劇中“雙男主”顏值夠高,成了被定義、被凝視、被消費的一方,是對長期以來男性主導視角的反擊。且“雙男主”間關係平等,彼此欣賞、並肩作戰,也投射了女性對感情關係的理想期望。

  二是依賴原著粉絲羣體自帶流量。耽美網絡小説原本擁有自己穩定的用户羣,並在影視化後吸引眾多用户參與,而粉絲的二次創作,更擴大了其出圈程度。即便是原著書粉反對耽改劇“魔改”,也會化為影視劇宣發過程中的“黑流量”增加話題性。

  分析資本蜂擁而至的更深層次原因,很難忽視當下影視寒冬的大背景。天眼查數據顯示, 2020年上半年從事與影視相關的公司中,有13170家公司註銷或吊銷。

  寒冬之際,行業更加需要噱頭、話題內容吸引粉絲羣體消費。而依託晉江文學城、紅袖添香等小説網站和“寫手太太”的創作,耽美小説長久以來已積累大量粉絲。在網絡經濟高度發展的時代,視頻平台、微博微信、快手抖音等都自帶驚人流量,只要適時營業、適當營銷,就能調動起潛力巨大的粉絲經濟。

  近年來,屢次傳言主管部門要封殺耽改劇,可見這類題材的敏感。但對投資者來説,在激烈的影視劇競爭中,耽改劇能夠將潛在的耽美受眾變成顯性的影視受眾,是一條實現市場和流量的轉化變現的捷徑,風險雖大但利益更大。

  3、需要關注對青少年的影響

  “男男CP(配對)”“男色經濟”,圍繞這一文娛市場的新主題,如今“賣腐”已成了一個見怪不怪的行業現象。所謂“賣腐”,即販賣“腐文化”, 而“腐文化”是指受眾幻想的、男男之間的、以曖昧或愛情故事為主要內容的一種亞文化。

↑學“酷” 傅曉寧 作

  這種亞文化在自己的圈子裏“圈地自萌”,或許無傷大雅,但如果大規模改編為電視劇,突破亞文化圈層,進入大眾文娛領域,則需要謹防其帶來不良影響,尤其是對涉世未深的青少年帶來不良影響。

  由於網劇、電視劇審查制度的存在,劇方往往會抽掉耽美原著中兩位男主之間的“感情線”,在電視劇中展現“兄弟情”,通過打擦邊球給觀眾留下想象空間,但在後續的宣發和營銷過程中,兩位男演員也可能“賣腐”。

  《我國電視劇耽美化現象研究》一文作者認為,近幾年,我國電視劇產業興起了由耽美文化衍生出的CP“賣腐”熱潮,加入了耽美元素的電視劇,吸引觀眾對劇中男主們進行CP組合,賺取話題熱度以獲得高收視率。

  近年來,學界已經關注並研究耽美文化對青少年羣體性別認知、婚戀觀等影響。例如,《湖南省部分青少年性身份認同現狀及影響因素分析》一文,對該省1260名青少年性身份認同情況進行調查發現,男生有2.9%自認為同性戀,4.9%自認為雙性戀,12.4%不確定自身性身份;女生該比例分別為 2.4%、12.4%、14.3%。37.5%的人知道“耽美”或“同人”,其中表示“喜歡”的佔32.3%,11.9%表示憧憬文學作品中描述的同性愛戀。

  文章作者分析,知道“耽美”或“同人”的學生更容易報告為雙性戀或不確定性身份,對文學作品中的同性摯愛憧憬的學生,更容易報告為同性戀、雙性戀或不確定自身性身份。這説明此類文化對青少年的性身份認同產生了影響。

  當然,此類研究尚顯單薄,要得出一個確證無疑的結論還遠遠不夠。不過茲事體大,慎重一些總是好的。

  業內人士認為,過去同性戀題材作品多刻畫該羣體的困境與掙扎,有對他們的關注和探討,當前國內耽改劇則主要着眼粉絲消費。半月談記者在調查中也發現,一些中小學生看耽美小説、耽改劇,購買小説周邊產品,在漫展進行角色扮演,有青少年甚至把“男男才是真愛,男女只是繁衍後代”當作QQ簽名。這些現象值得關注。

責編:吳昊

本篇文章共有1頁 當前為第 1

歡迎關注名城蘇州官方微信:www2500szcom(微信號)